城子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唱衰“散户”不如“支招”散户

www.wfradio.com.cn2020-01-17

畜牧业的发展和进步,以及产业的升级,都不是一帆风顺的。目前,这群零售养猪户似乎正被送上舆论的“断头台”。恕我直言,散户投资者即将退出养猪江湖。此外,在他的评论中,他用“灭绝”一词来描述散户投资者在大规模情况下的处境。

总之,对于散户养猪的未来,陈的评论大多是贬损和悲观的。既然散户投资者有如此强烈的责任感和能量来唱衰养猪的未来,最好集思广益,提出建议。

就公众舆论而言,“散户投资者”受到批评并不令人难过。毕竟,现有事实已经证明,规模化是养猪业未来的发展趋势。然而,必须说,如果不提出任何建议,不指导和促进养猪业的可持续发展,那是一种悲哀。退10,000步说,如果唱歌时没有魔术可以使用,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许多批评家“坐以待毙”,用推论作为结论,把2010年的数据作为唱下去的支撑点,这无疑是自欺欺人。

从个体养猪者的声音分析来看,个体养猪者的声音有自己的观点,他们的目标也不统一。资本、进口猪肉、市场需求减少、产能过剩等都被认为是导致散户投资者“撤出”养猪场的因素。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大多数人在演唱时确实会开出自己的“药方”,但记者发现唱反调者的“药方”基本上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大规模的、密集的。然而,尽管“扩大规模”是一种趋势或“拯救市场”的好方法,但它不能立即奏效。

那么,集约化或规模化一定能缩小市场波动范围吗?养猪户的收入能稳定吗?中国畜牧协会副主席姚敏普指出,2014年中国养猪业将面临严峻考验。对于大型养猪场来说,环境保护要求和废物处理成本非常高,而我国目前80%的大型养猪场不符合基本的废物排放标准,这是非常致命的。

郑风田,中国人民大学农业和农村发展学院的教授,也认为目前正在推广的农民规模更成问题。因为繁殖数量激增,繁殖空间没有增加多少。高密度养殖会带来更多的隐患,疾病发生的概率远远高于自由养殖。

此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也告诉记者,“中国大型养猪场的实际合规率不高。首先,它受当前大波动的影响。第二,受中国规模化养殖总体上处于初级阶段的制约,它总是希望在一定的利润周期内降低养猪场管理的投资成本。根据2012年的统计,广东有1万多个养猪场,每年有500多个养猪场,占全省的60%。只有大约30%的养猪场建立了大中型沼气处理设施,更少的猪场办理了排污许可证。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如果没有政策支持和资本投资,要在环境保护方面有所作为就更加困难了。

就像一个国家想发展文化产业,在任何地方都建剧院一样,文化产业会在更多的地方蓬勃发展?显然不是!没有工程业绩,产业升级就无法推进。在规模化养猪场的转型中,大型养猪场和许多养猪场都不是核心升级。关键是要看到“方向标记”,不仅要“拉下大车”,还要“抬头看路”,同时要及时了解“路况”。

今年1月,农业部办公厅提出要着力推进畜牧业走“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信息化”的“四化”,稳步满足新时期的市场需求。这是符合当前形势的适时“方向标志”,但却被许多人“过度解读”,以“利用东风”促进大规模快速、密集快速等。这显然是一所演讲学校

首先,长期存在的“信贷销售模式”现在已经成为散户投资者跌宕起伏的一大障碍。赊销是中国水产养殖业常见的营销模式,曾在“全球散户”时期推动水产养殖业的发展。然而,近年来,随着生猪周期频率切换速度越来越快,不再表现出明显的规律性,饲料行业也开始承受来自行业上游和下游的压力,难度越来越大。

作为回应,记者采访了中国最大的生猪市场四川省遂宁市张锦科。张锦科养猪已经十年了。作为一名“资深”零售养猪农民,张锦科告诉记者,他养猪已经快十年了。在这十年里,除了第一年,没有以信贷为食,所有其他年份都是“信贷销售模式”。

“这种做法(赊销模式)是我们这里所有人都做的。这么多年来,我们在弥补之前都是赊账的。但尤其是自去年以来,我们几十个散户投资者一直没能做到这一点。人们的制造商不信任他们。我们也知道他们卖猪来还钱,但是他们每年损失越来越多的钱。我们总是想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然而,我们没有办法应对市场形势。一些公司已经失去了所有资本,负债累累。”张锦科谈到了过去两年的养猪事业。他有许多抱怨要发泄。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焦虑沉重。

散户投资者退出,不得不“改变面貌”作为原因之一的“信贷销售模式”无法逃脱指责。正如荷兰泰科集团几天前收购珠海海斯饲料一样,据报道,收购后泰科集团不明白为什么“赊销模式”在中国应用了这么久。他们的不理解和改变想法的尝试也给他们的管理带来了很多麻烦。

其次,在宏观形势下,中国正处于城市化建设和转型的初级阶段,前“养猪散户”的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据悉,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季度,中国农民工人数达到1.6933亿,与2012年和2013年相比,这是每年数百万的增长趋势。山东一位50岁的养猪零售农民告诉记者,“年轻人外出工作一年可以赚6万到7万英镑。有时他们甚至在家乡养猪的时候损失了所有的钱。当然,他们更喜欢出去工作。多安全啊。”

赊销模式的弊端已经爆发,老龄化趋势明显,年轻人更喜欢外出工作等等,这是一个不可低估的基层情况。这确实是散户投资者退出养猪场的有力证据,也是改变农村经济形态的唯一途径。

总而言之,仅仅证明散户投资者不可避免地会衰退养猪业是不够的。在中国农村,尤其是像四川这样的养猪大省,散户停止养猪并不少见。长期以来,“猪肉价格上涨33,354,母猪存栏量增加33,354,猪供应量增加33,354,猪肉价格下跌33,354,猪供应量减少33,354,猪供应量减少33,354,猪肉价格上涨”。这种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的周期仍然难以摆脱。

大型养猪场的最大优势是资本链牢固。当风险爆发时,大规模的农民通常能够承受几轮补偿的“蹂躏”。然而,中国规模的扩大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缩小市场波动范围,更不用说稳定养猪收入了。

综合数据显示,2013年雏鹰销售的生猪总量为169.5万头,同比增长10.96%。沐源股份实现生猪销售130.6万头,同比增长42.41%;温氏集团市场上有1000多万头生猪。天邦收购了年产50万辆的Agfi。正邦集团2013年发布114万人头,计划2016年达到1000万人头。最大的投资是在黑龙江建立一个年产600万人的基地。

然而,在2014年,不仅零售养猪户“步履蹒跚”,许多大型养猪业公司的表现也是如此。根据养猪公司公布的2014年第一季度业绩,雏鹰农牧业净利润为8328.3万元,其次为净利润

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冷静下来,想想压制散户投资者的重要性吗?各种意见都说“你唱歌,我上台”,但谁知道为什么?由于规模化也处于初级阶段,个体养猪户退出江湖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众所周知,规模将逐渐取代散户成为中国猪肉供应的主体。然而,撤军不是一夜之间的过程。可能需要几年才能完成。

在这种情况下,贬低散户投资者远不如给他们提建议实际。

记者从国家农业部农业厅了解到,今年6月底,中央政府拨款12亿元对良种实施补贴,鼓励种畜购买冷冻良种,培育良种。其中,对生猪良种补贴6.61亿元。文章还强调,“中央政府不断增加的财政补贴极大地刺激了广大农户,特别是散客购买和使用良种的积极性。”

显然,在养猪业,散户投资者会退出吗?怎么退出?政府没有妄下结论,但业内和业外的公众舆论开始了一场大讨论。但是,从最近的政策来看,政府也不赞成散户“退出”养猪业,而是努力保持整个行业稳定健康的转型发展。

目前,这个散户投资者不会是另一个散户投资者。今天的养猪模式探索了一种“X公司”的养殖模式,但这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属于散户投资者。例如,四川“必须找到疾病的根源,才能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散户投资者没有希望,许多大型家庭也受到了伤害。那么什么样的诀窍是“灵丹妙药”?

市场监管本身滞后,所以市场占主导地位,但国家仍应在信息方面采取主动。例如,根据相关数据,中国市场的年需求量约为7亿。一旦超过这个数字,国家将给予指导和限制。从长远来看,更有必要建立一个监管和指导机制。建立一个全国及时的信息平台,使农民能够清楚地了解当前全国猪粮比、母猪数量、仔猪敏感度和白猪价格等关键信息,以决定是进入还是退出。

这位散户投资者、另一位散户投资者或正在转向规模化的散户投资者,不仅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还需要像欧美发达国家那样真正权威、准确的预警机制,以及及时、甚至先进的信息服务。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