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子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解读 | 中国与日本两国木造像的区别

www.wfradio.com.cn2020-02-07

佛教在汉代传入中国。隋朝20年(公元600年),日本开始向中国派遣使节。在接下来的200年里,随着交流的深入,隋唐文化大量传入日本,其中佛教最为重要。

佛教与日本传统文化和宗教习俗融合,转变成具有鲜明日本地方特色的佛教,从而影响了日本佛像风格的形成。中国和日本的佛像实际上是紧密相连的。

与流行的青铜和黄金佛像相比,木制雕像有些低调。然而,经过多年的洗礼,那些沧桑、古朴、有历史沉重感的木制雕像似乎更值得思考。

Introductions

佛教在汉代传入中国,并与中原文化融合。佛教的许多艺术形式对中国文化有着深远的影响。

佛像因其直观的表达而成为佛教徒崇拜的对象。造佛不仅是为了解释佛经和推广佛教教义,也是为了促进佛教的宗教实践。

隋朝统治的第20年(公元600年),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尊重,日本开始派遣使节到中国学习。在接下来的200年里,随着交流的深入,隋唐文化大量传入日本,其中佛教最为重要。

当时,日本圣德太子派使者到中国学习中国文化。为了改革国民政府,佛教不仅成为日本统治者政治权力的象征,也是日本精神文化的一部分。

佛教与日本传统文化和宗教习俗融合,转变成具有鲜明日本地方特色的佛教,从而影响了日本佛像风格的形成。中国和日本的佛像实际上是紧密相连的。

日本33厅的佛像

上下滑动可以看到日本33厅的佛像

自宋朝以来,中国就用大量木材雕刻从宫廷到民间的佛像。晚唐五代以后,发生了许多战争。所有金属物体都被熔化成武器投入战斗。自宋代以来,人们似乎更喜欢有亲和力的佛像,所以当地的材料得到了获取,木材材料很快取代了其他材料。

然而,中国很少有精美的木制雕像。日本似乎比中国更喜欢用木头雕刻佛像。木材自明日香时期(相当于隋唐时期)就被广泛使用,至今仍在使用。今天,在日本可以看到许多保存完好的古代木制佛像。

东方人对木质材料有特殊的感情。木头本身有生命力。用木头雕刻的雕像似乎有一种更亲密的生活感觉,并且易于携带和绘画材料。经过多年的洗礼,木制雕像可以表现出沧桑和古朴,创造出历史的重要性。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和日本都喜欢在木头上雕刻佛像。

中国木佛的特征

纵观中国木佛的历史,脸部一般更放松,五官相对立体,眉毛和嘴角流露出平静,脸颊相对饱满,轮廓更加明显。

服装系列也是如此。中国雕塑的服装线条更加深刻,表现形式更加丰富。深度和转折点都有变化。有些人不能从上面判断线条的走向,这是出乎意料的,也显示了雕塑家的技术水平。

这是一尊宋金时期的木制佛像。它的尺寸很大,有一米多高。坐着的物体看起来非常令人震惊。此外,这种木制佛像的历史非常非常少,世界上记录的雕像不超过几十个。

这尊佛像的螺旋头发形状像小山,刘海的位置各不相同,似乎是自然分布的。他的眉毛很高,眼窝很深,眼睛半闭,眼线的弧度很大,眉毛大到鼻梁,这显示了他的尊严和圣洁。身体弓雄伟饱满,整体比例和谐。服装线条的变化充满了节奏,而盘腿的处理在

干漆夹苎麻是一种技术。木模雕刻或粘土模成型后,外层麻点并连续上漆,大部分可达到多层上漆。固化后,移除模具以在内部形成真空状态。干漆夹苎麻易于存放,不易开裂,易于搬运。

晋松水于越关印相

荷兰国家博物馆

这个关印相头上有一个很高的发髻,宽脸,圆方形,松散的眼睛和半闭的眼睛。身着天衣,胸前的花环和花环装饰得简单大方,下面的礼服优雅朴素。他的身体和男人一样强壮,线条有力有力,立体感十足。整体气质端庄庄重,反映了宋代的繁荣。

日本木制雕像的特征

日本木制雕像最受中国唐朝风格的影响。从明日香时期,即隋唐时期,日本本土佛像的艺术风格开始发生变化。政府积极实施佛教政策,修建了许多寺庙,制作了许多佛像,并与中国和朝鲜重新建立了联系,开创了日本文化历史的新纪元。

看着日本木制雕像,脸通常是圆的,细长的,眉毛的线条直接连接到鼻梁,延伸到鼻尖。上眼睛是弯曲的,下眼睛是直的,嘴唇是闭着的,给人一种非常神秘和友好的感觉。这种庄严的风格延续到平安时期。平安时期,与明日香时期相比,艺术风格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平安时期是日本唐朝文化的复制品。在此期间,日本建造寺庙,塑造佛像,并试图模仿中国雕像。事实上,在明日香早期,这种仿制品仍然存在。然而,随着朝代的更替和当地文化的逐渐融合,越是后期,我越觉得这种模仿在形式上相似,但在精神上不同。与中国雕像相比,差异变得非常明显。

日本当地的雕像是用当地材料制成的,冷杉和松树是常见的材料,木质轻,纹理明显。底层大部分是深红色或黑色漆,而外层比中国的浅。日本雕像的形状在过去的朝代里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取决于文化传统的保存和继承,没有任何缺点。

释迦牟尼佛说蜗牛毛分布均匀且坚硬。上图中,中国宋金时期的释迦牟尼佛像有一种散乱的螺旋状毛发的感觉,看起来自然而放松。

仔细看,蜗牛毛的每一种形状都很小。刘海非常整齐,太整齐和僵硬。五官的立体感不如中国的宋金雕像。眼睛半闭着向下看,眉毛像细线一样过渡到鼻梁,没有太多凹凸感。耳朵很薄,耳廓很大。身体看起来不小,但有点瘦。线条简单,缺乏力量,就像不努力雕刻的感觉,害怕这座佛像会被雕刻出来。下摆和盘腿的肌肉感觉不是很强烈。

这座观音像头上的皇冠非常华丽,这是日本典型的皇冠装饰。脸部周围,眉毛相对简单,下巴短,耳廓长。箱子用金属花环装饰,而中国菩萨雕像的花环通常用木头或画线雕刻而成。

比日本其他普通菩萨雕像强,但关节处肌肉处理较硬,手掌比例较小,雕刻细腻,缺乏丰满度和肉感,下盘腿线不明显。另一方面,立体印象相对缺乏。

服装线条密集,看起来平滑,但线条的切割方法相对较浅,没有力量,线条复杂,没有节奏感。这种服装图案实际上是对唐朝风格的刻意模仿,但其结果却是一种神奇的外观,让人觉得有些狡猾。

日本和中国的武王江翔比较

左右滑动查看日本和中国的武王江翔比较

中国和日本的武王江翔,工艺非常精湛

从唐宋到明清,中国的天王和护卫者在外貌和服饰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个时期都有自己的风格。由于日本文化没有错,风格传承相对一致,变化不大。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明治时期天王护法的形象,仍然有我们唐朝的影子。

日本毗湿奴雕像13世纪初镰仓时代

吉美博物馆

这座吉美博物馆的日本毗湿奴雕像戴着头盔,长着愤怒的眼睛和白色的眼睛,而中国天王雕像很少塑造白色的眼睛。鼻翼和鼻头很宽,外面有背心式盔甲。身体相对细长,盔甲上几乎没有装饰。两边胳膊和袖子的褶皱比较硬,小腿的绑腿装饰也不同于中国。平台的形状也是日本当地的雕刻技术。看它的漆面彩绘,图案很日本,但是色彩的紧密度不够。

明代双林寺的韦陀形象

这座雕像和吉美博物馆的日本毗湿奴天尊属于监护天王的范畴。他们看起来令人敬畏,眼睛明亮,没有经过白色处理。老虎的头部和盔甲水平参差不齐,整体看起来更加流畅。

(左右滑动)这些都是中国执法天王的典型形象。

面部表情看起来很糟糕,但他们诚实正直。

甚至认为他们看了很长时间后很可爱。

日本江户时代的韦陀乡

明朝福建省的韦陀乡

明清时期,日本人登陆福建沿海地区并进入大陆。福建制作佛像的技术非常成熟,所以他们深入当地学习相关技能,然后带回中国,结合日本当地美学和绘画材料制作大量佛像。因此,有些雕像与福建的雕像非常相似,但经过仔细观察就可以区分出来。

这两尊雕像都属于韦陀国王。他们的风格看起来相似,但完全不同。日本的韦陀形象让人睁大眼睛看前方。眼睛相遇,眼睛是空的,鼻梁和鼻子又宽又平,面部骨骼不均匀又夸张。这种开放的表情是日本雕像的最大特点。这两个地区有不同的面部表情,这使得整个雕像有非常不同的气息。整体盔甲的形状和腰肩虎头的形状,包括上面的装饰和几何图形,也大不相同。

这个中国黑漆韦陀形象用很厚很大的漆覆盖了整尊雕像,它与木头融为一体,是一种天然的皮革质感,而不是抛光产生的精细质感。

(左右滑动)福建明代赵公明形象,在愤怒的形象中有着凝重健康的气氛。

日本江户时期周仓的形象,艺术水平也很高。

这座周仓雕像,仔细看着皇冠的方形,披肩下空洞的眼睛和蕾丝的样式,腹部有红色油漆的万字,上身有长袍,带方形的腰带,尤其是手里拿着关刀,都呈现出日本雕像的明显特征。

总结

隋唐时期,日本开始大规模接受和吸收中国文化,逐渐将佛教文化融入中国。在此期间,日本逐渐向东移动,并与日本传统文化和宗教习俗融合,形成了与中国木雕相似但不同的日本佛像。

虽然他们似乎比中国更热衷于木质材料,而且世界上还有许多古代日本木像,总的来说,深受唐风影响的日本佛像在试图模仿中国时有自己的特点,但整体立体印象、层次感和丰满度无法与中国古代木像的水平相提并论。

詹文静

佛堂古雕塑馆创始人兼冠祥文化发展公司负责人。

收藏家族(Collection Family),其父母收藏了30多年,经常发表关于古木雕像的学术文章,在古木雕像的研究中发挥了先锋作用,形成了系统的研究。

目前,数以千计的古代木制雕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