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子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温州泰顺籍学子叶楠在宁夏西海固:说不尽的支教故事

www.wfradio.com.cn2020-02-17

温州泰顺学生叶楠讲述了一个关于宁夏西海固:

Time:2007-05-08

支持教育的无休止的故事。照片中的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令人震惊。这也让我们扪心自问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西海固的孩子们期待你的帮助。如果您愿意伸出爱心之手为西海固的孩子捐款或捐赠物品,请联系我们的党报热线:联系,我们有责任及时将您的爱传递给西海固的孩子。

本报记者游永成

宁夏南部的西海固,一个被联合国粮食发展署指定为世界上“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的地方,年降雨量只有300毫米。

一个温州泰顺学生真的踏上了这片土地。2005年,从厦门大学管理学院毕业后,叶楠到西海固的海原县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教学支持。

在支教期间,叶楠每天记支教日记,写了20万字的纪录片 《把梦留住叶楠西部支教纪实》。该书的一些章节在Sina.com、Tianya.com和其他在线媒体上连载,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响,短期内点击量超过10万次。

3月14日《把梦留住》在厦门大学校园上线。所有售出的书籍都捐赠给了厦门大学在海原县资助的学校。

抵达:黄土还是黄土

在厦门大学校园遇见叶楠。叶楠个子不高,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温柔,但不是那种柔弱的书生。他略瘦,皮肤黝黑。他似乎还能找到西方教育给他留下的印记。

这个标记与他第一次面对沙漠黄土高原站在西部大地时的“震惊”有关。

"黄土!除了黄土地或黄土地之外,表面风化的厚厚的痕迹是西海固的年轮,从被侵蚀的黄土山坡上剥离下来的层层曲折是这里干燥的皮肤、地球的深度、地球的广袤和地球的坚实。你可以从黄土地的表面听到来自地球中心的脉冲。”这是《把梦留住》的一段文字。

这段文字是他站在黄土地上的真实感受。出生在教师家庭的叶楠,一直怀有在父母的影响下成为一名教师的梦想。2005年8月从厦门大学毕业后,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为改善西部地区的教育做出贡献,他欣然加入了西部教育支援队。

2005年8月13日,叶楠和他的队友从厦门出发,坐火车去郑州。在郑州训练后,他们坐火车去了Xi,然后去了固原。已经是8月22日到固原了。在固原招待所住了一夜后,厦门大学研究生支持团队与前往海原寻求支持的中国科技大学支持团队成员一起登上了固原至海原的大巴。到达海原后,叶楠和研究生资助小组的另一名男生被分配到Xi安乡Xi安中学和叶楠去教生物和体育。

在第一周,每天都会流鼻血、喉咙发炎、腹泻.这些只是黄土高原叶楠试验的开始。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对面前的一切都感到震惊。即使是最基本的饮用水和生活用水也是由普通的运水车运进来,储存在地窖里。“水又咸又咸,”叶楠说。“电力是一样的,所以我们需要最大限度地“节约”。为了省电,只要天不黑,学生们就必须把桌椅搬到教室外面复习功课。”

”大学辍学生,远离大海,所有以前兴奋的

世界“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区”,都有热情的学生来教书。叶楠

的情绪突然变得暗淡了。我知道这里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叶楠说。

班会:孩子们的理想是意想不到的

有一天,他们正在上体育课,海原很少下雨。体育课被转移到室内,变成了一个临时的主题课会议课来谈论理想。

“我叫贾奎。我13岁了。我住在Xi的老城区。我的爱好是阅读、写作和跑步。吃完饭,第一个上台的学生贾奎有点紧张。当他看着叶楠,得到鼓励的目光时,他继续说道

孩子们在这个“体育课”上的发言让叶楠大吃一惊。很少有人说他们想成为企业家来赚钱,也没有人说他们想成为政治家。几乎所有学生的目标都集中在教师、警察、医生或司机身上。最“杰出”的只有记者和科学家。

叶楠说他面前的孩子让他的心颤抖。其中两个女孩还说,她们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环卫工人或学校勤杂工。“在许多人眼里,这些都是普通的工作,甚至有人称之为“毫无价值”。在这些孩子清澈的眼睛里,他们真的闪耀着渴望的光芒。”

"这些孩子很能吃苦。当你走进他们的家庭,你会发现他们不仅面临着生活的压力,还面临着生存的压力。我们成年人无法承受这些压力,但他们已经习惯了,这让我很尊重他们。他们不仅要考虑学习,还要考虑生存。他们必须承担半个家庭甚至一个家庭的责任,所以他们必须从有能力的那一刻起就为家庭工作。”

"当铃声响起时,仍然有一些孩子没有完成。我推迟了课程,让他们平静地结束。当我走出教室时,雨后的海原空气一尘不染,更加清新。我唱了一首大学经常唱的歌《野百合也有春天》。

家访:跑40分钟去学校的女孩

每次我去学生家,她们都会紧张而笨拙地拉着最好的东方学生的裙子,小声说:“老师,我没有说谎。我每次真的在40分钟内去上学。我跑去学校。”

跑去学校!叶楠的心剧烈地颤抖着。看着这个不到1.45米高的小孩,想到她在寒冷的崎岖山路上跳跃的身体,一定有一个梦想在坚定地召唤她前进。

在回家回学校的路上,我遇到了暴风雪。“早上我们穿着短袖出去,但下午我们起床,拿出来娱乐。像当地特产的香梨,这是他们的主要收入,30美分一公斤,但他们不愿意吃。每次家访都令人难忘。许多人是孤儿或单亲家庭,几个孩子和他们70岁的祖父住在一起。”

家访不仅让叶楠真正意识到了西部的贫困,而且在他的脑海中刻下了“一个孩子跑去上学”的形象。

第一次家访,叶楠和几个队友从镇中学跋涉了近两个小时来到一个中学生的家里。累了,他忍不住问学生:“你不是说从学校到家只要40分钟吗?对老师撒谎是不好的!”

雪下得很大。”在寒冷中颤抖了几个小时后,回到学校的叶楠倒在了床上。当身体极难接受时,想看到明天的曙光是不正常的。

冬天:真正的冰洞是学生宿舍

在西海固的冬天,气温就像从天而降,几天之内从零度降到零下20或30度。孩子们的衣服不厚。

农村的学校负担不起取暖费用。每个教室里只有小铁炉。寒风从四面八方吹进教室。每年冬天对他们来说几乎都是一场灾难。孩子们不停地颤抖,用天真的眼神看着寒冷的世界,希望等到春天来临的那一天。

叶楠从厦门大学收集了数百件衣服。看到得到衣服的学生眼中的满足和没有得到衣服的学生眼中的无助,他写下了这样的话:“我的心像一个冰洞。真正的冰洞应该是孩子们的宿舍。几十个人挤在一张普通的床上,一床薄被子和一个化肥编织袋制成的垫子是他们梦想的开始。“在一个没有互联网、电视甚至报纸的世界里,西海固的孩子大多带着生锈的农具和只会低头啃草根的牛羊。在一堂课上,叶楠花了十分钟向困惑的学生解释电子邮件不是他的妹妹。在自学辅导课上,许多面临中考的初中生仍然不能理解初中课本中的知识。在宿舍里,几个学生严肃地问叶楠,学习除了增加家庭负担还有什么用?在叶楠的宿舍里,他从厦门带来的一大堆明信片受到了由衷的钦佩,但他们明亮的眼睛里却充满了无限的忧郁和渴望。

叶楠说在和h谈话的过程中

一切都需要改变。

离开:操场上挤满了告别的学生

“我试图抑制我沸腾的心,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喉结猛烈地滑动,忍,忍,一定要忍!我身体里情感和理智的疯狂对抗让我几乎无法忍受。随着过去一年无数的画面和孩子们在我脑海中的晃动,我把我的手紧紧地握在平台和桌子上。在停滞的空气中找到突破并不容易,他慢慢地说:“孩子们,今天我们将复习最后一章的最后一个单元。”

这是叶楠上完课后录的课文。

2006年6月11日,叶楠仍然清晰地记得他离开Xi市平安中学的时候。

叶楠离开的消息没有告诉他的同学,但是在他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有人听到风声,同学们自发地来到宿舍向他告别。

"也许真的还没到该走的时候,现场仍然相对温暖。我们没有说再见,我们像往常一样交谈。”叶楠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景,说是周四,因为周五早上上完最后一节课,他的教学生涯就要结束了。

第二天,当他走上讲台时,叶楠说他只能深呼吸,尽力控制自己酸酸的鼻子。但是孩子们似乎有种预感,一个接一个地盯着他。

当随便说两个“最后”字时,孩子们引起的小小骚动在教室里像涟漪一样扩散开来。电波辐射后,是令人心碎的寂静。孩子们一个个伸直脖子站着,看着他讲课。

这可能是叶楠这学期最不合标准的一课,但即使是平时最调皮的孩子也和大家一起聚精会神地听。

他的心怦怦直跳,他念错了线。“在正常情况下,这种情况应该是充满笑声的场景,但每个人仍然拿着一本书,看着我听讲座。”说完后,叶楠沉默了。

上完最后一节课,他去宿舍拿行李,并派志愿者去县城的操场上停车。当叶楠到达操场时,他发现每个人都聚集在操场上。“虽然他们前天晚上来到我的宿舍,谈笑风生,我没有感受到离别的滋味,但是当我真的想离开的时候,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操场上挤满了学生。非常安静。没有人上来说话。沉默令人心碎,令人内疚。我感到心碎。”

”回到学校,我心里一直很内疚和惭愧,相当担心孩子们。我记得在我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一个学生敲我的门,对我说,‘老师,你离开后不要忘记我们。我仍然记得孩子的眼睛,这也让我坚持用语言让更多的人了解西方需要帮助的孩子。“虽然支持教育的生活已经结束,但叶楠说他的心从未离开过那个地方,西海固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