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子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从借壳到被壳,荀建华和亿晶光电的“资本囧途”

www.wfradio.com.cn2019-09-27

当市场敲响了钟声,财富增加了一倍,达到了人生的巅峰.这是许多企业主和企业家梦寐以求的荣耀时刻。

然而,它不是所有的鲜花和红色地毯,而是大坑和深渊。易经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经光电”,股票代码.SH)和创始人齐建华走这条路。

6月24日,公司控股股份交割会在常州金坛召开。来自深圳的房地产公司深圳市勤诚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城达”)进入晶晶光电子公司,秦城达高级管理团队接任董事会董事的核心职务,最初的怡景光电执行团队全力以赴。创立怡景光电的严建华早在2017年5月辞职。

曾几何时,正在经营这个行业的东风怡景光电也有着辉煌的历史。然而,在成功登陆A股之后,齐建华没有过好日子,但却很麻烦而且债台紧张。今天,经过三年的纠缠,易景光电不得不改变它的主人。

从买壳到卖出,齐建华和怡景光电的“资本路线”令人尴尬。

从“无序”损失500万到A股上市

江苏省常州市建华的故事始于1994年。今年,中年的齐建华接管了常州现代通信联合光缆厂。然而,等他是一家固定资产不足300万元,亏损超过500万元的公司。

面对这种“糟糕的一塌糊涂”,严建华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引进先进的技术人才,全面整修工厂设备,开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经过几年的“折腾”,到1999年,公司年销售额近1亿元人民币,建华健已成为知名的“能源人”。

但是,严建华并不满意,他正在寻找更大的发展机会。此时,太阳能光伏发电进入了他的视野。 2001年,国家启动了“光明工程”,极大地刺激了中国的光伏产业。 2002年,中国的新装机容量达到20.3MW,新能源趋势开始上升。无锡尚德和江西赛威也从此开始。时间开始成为财富的神话。

齐建华抓住机遇,大力推进光伏产业发展。 2003年,他在第一阶段投资3000万元,组建了怡景光电子。对于这个新领域,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齐建华在回忆起这项艰苦的工作时说:“我小时候就一直管理和管理易静光电。我全力以赴。所有的生产管理和技术研发团队都不信任。只有加入后,由于他们的信任,地方政府和业界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正是在此期间,这是全球光伏产业大发展的时期。利用这股股东风,怡景光电也飞涨了。 2005年,怡景光电晶圆生产线投产; 2006年,电池线投入生产; 2007年,电池组件产品进入市场。亿景光电逐步探索,形成了从单晶硅棒,单晶硅片到太阳能电池到太阳能电池组件的完整产业链。 2009年,怡景光电进入全国500强民营企业行列。邓福布斯在2009年中国潜在企业名单中排名第二。

祁建华感动了上市的核心。最初的想法是去香港进行“小红筹”上市,后来将已经建立的红筹股结构转移到A股IPO中。但是,此时的列表窗口已关闭。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光伏产业受到重创。光伏企业的业绩大幅下滑。怡景光电不可能想上市。

此时,海通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通食品”),主要从事水果和蔬菜的加工,其表现不知所措,匆忙,正在寻找优质资产摆脱困境。在各种配对和交易业务下,齐建华终于落户并上市了易经光电子。

2009年9月18日,海通食品发布重组计划。亿景光电以28亿元的光伏资产注入资产置换和私募的形式注入海通食品有限公司。当时,海通食品的股价为8.13元/股,经过几个交易日的复牌后,股价一路上涨至60元左右。

巨额赔偿,减少现金和违规信件

2011年底,这次借壳交易完成,海通集团正式更名为易经光电子,建华健终于完成了“上市梦”。怡景光电已成为中国第一家专注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市场生产太阳能组件的光伏企业。齐建华为自己取名,迎来了人生的亮点,但隐患也是在这个时候。埋葬。

为了成功上市,祁建华与海通食品签订了大额利润补偿协议。根据协议,2010年,2011年,2012年和2013年的资产净利润将分别达到3.04亿,3.49亿,3.7亿和3.39亿。如果置业资产的实际利润低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后3年内的净利润预测,则严建华将向上市公司补偿上市公司的股份。然而,有意外事件,建华健高估了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光伏产业的起伏。 2010年实现净利润7.47亿元后,怡景光电从2011年到2013年连续几年经营惨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68.8百万元和6.09亿元。远非承诺的性能数据。

原因是2011年突然发生的欧债危机和与美国有关的调查是重要的激励因素。多晶硅价格持续下跌,太阳能组件销售价格大幅下挫,行业危机深陷。 2012年,国际形势更加严峻。全球单晶硅产能严重过剩,价格暴跌。这家前明星企业无锡尚德也陷入了破产重组的泥潭。在那段时间里,这是中国光伏企业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这时,简建华真的说不出来。面对曾经吹嘘过的海口,人们会感到泪流满面。但是,大量的赔偿在哪里?这时,Jianhua Jian非常遗憾地让公司上市。 “在市场上市,走向破产,”建华说。

2013年4月,没有钱弥补的齐建华不得不改变与公司的利润补偿方式,包括保证公司的银行贷款与股权质押;无偿转让股份;延长锁定期,不参与利润分配。与此同时,建华的无奈也试图转股以筹集资金。

2016年12月,祁建华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个家”深圳市秦城达集团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从事房地产开发的深圳企业。双方同意,秦城以30亿元的价格收购齐建华持有的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0%,成为亿景光电的第一大股东。股权转让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转让约8900万股,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59%;第二阶段转让约1.46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41%左右。

对于上市公司控制权转移等重大问题,必须按照上市要求进行信息披露。然而,建华和怡景光电没有这样做,而是试图掩盖天空,面对上海证券交易所。说实话。直到2017年5月,该公司才不得不发布新闻。大量投资者立即引发了争议,中国证监会对此感到愤怒,并开始对易经光电案案进行调查,并实施行政处罚。

在出售股份之前,严建华还做出了大规模的现金减持。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1月8日,齐建华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1,950万股,占公司持股总数的5.09%,占公司总股本的1.70%,并兑现出人民币1.48亿元; 2016-11在15日,余建华还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1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3%,占公司总股本的1.28%,兑现1.16亿股。元。

“龌龊”持续股权转让

2017年4月7日,怡景光电宣布已于4月5日收到严建华共计6.95亿元的赔偿金,齐建华已全额支付利润补偿金,有效履行了利润补偿承诺。公司的利润补偿义务已经履行。

事实上,这笔补偿专项资金来自秦城达投资的“卖钱”。根据齐建华和秦成大的投资《股权转让协议》,秦城达投资转让相关股份,其中6.9亿元用于余建华对益景光电的利润补偿。

这似乎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但事实上,在交易过程中,齐建华与秦成大之间存在着严重的矛盾。

2017年4月15日,易经光电宣布,2016年11月,四川瑞益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和怡景光电阳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经能源”)杭锦后旗国国光伏发电有限公司深圳市科鲁能源服务有限公司拖欠合同,支付1.25亿元人民币进行仲裁。

然后,2017年1月11日,被诉人提出反仲裁请求,称易经能源和瑞易公司施工期间严重延误,项目发电严重不理想。赔偿总额约为2.96亿元。

如果“反仲裁”获胜,加上仲裁费,违约金和赔偿费,易经光电可能面临高达4.64亿元的赔偿,而亿景光电2016年的净利润仅为3.59亿元。

此刻,秦成达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如果以巨额资金购买,怎么会成为“空壳”?

秦城达指责,2017年2月初,怡景光电收到了易经能仲裁反诉的相关材料,但没有及时通知,直到4月中旬,相关情况才公布。在第一期内,将准备交付股份,并将支付第一方股价的结束。“随后,秦城将暂停将剩余的2亿元人民币账户转让给易经光电子公司。帐户。

对此,怡景光电发布澄清公告反驳,称上市公司不是交易的主体,并没有义务向秦城达投资分别披露诉讼和仲裁事项。披露与双方的商业判断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此外,易经光电的年度股息也是一个重大矛盾。

根据齐建华和秦成大签署的前一份《补充协议》,亿景光电2016年现金股利金额不得超过现有可用分配利润总额的30%。然而,于2017年4月21日,怡景光电董事会审阅《关于公司2016年度利润分配的预案》,2016年分配的股息超过当年可分配利润的50%。在审议股息计划的董事会会议上,齐建华没有向其他董事透露他对与秦成达达成一致的现金股息比例的承诺,也没有放弃投票。

在这方面,怡景光电于6月13日宣布,股息协议是秦城达与齐建华之间的私人安排。上市公司和董事会没有义务对此负责;公司股息不是交易,不需要适用于关联交易的规避投票规定。

经过长时间的纠缠和口水战,严建华终于做出了让步。于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傍晚,怡景光电宣布,双方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就祁建华与秦成达之间的亿景光电股份转让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2)的补充协议。根据补充协议,祁建华和秦成大一致同意将相关股份(2.35亿股)转让总代价从29亿元转为27.5亿元,其中第一阶段转移目标完成转让8928.8万股(转让完成)调整后调整为14.25亿元,第二期1.46亿股转让金额调整为13.25亿元。

这一天是2018年春节前的北方小年。签署这份协议对于严建华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礼物,但这也意味着他终于离开了怡景光电。

“卖身”出来之后,房地产公司可以玩PV吗?

从2018年初到2019年5月,怡景光电经历了频繁的人事变动和高管人员流动。 5月31日,接替荀建华担任董事长的荀尧宣布,他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同时,董事会选举李敬武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主席。 Xun Yao是Xun Jianhua的儿子,Lijingwu是Qinchengda Group的副总裁。

2019年5月8日,亿景光电股权转让完成。秦成达持有怡景光电的股份增至21.65%,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员由荀建华改为顾耀明。顾耀明是2011年深圳市房地产企业秦城达集团董事局主席,也是广东省河源市政协会员。

6月24日,怡景光电控股交付会在常州金坛举行,结束了两年半的股权转让剧。前控制方荀建华,新控制方董事会主席顾耀明及怡景光电公司全体管理人员出席了会议。这时,我不知道荀建华会有什么感受。从借贷到借贷,资本市场的“七年之痒”终于走到了尽头。

一部戏剧的结局意味着另一部戏剧的开始。怡景光电的未来命运是什么?一家以房地产为基础的公司如何转向光伏发电?

根据公开资料,秦城达集团成立于1997年。目前,公司拥有数十家全资或控股企业,分布在深圳,广州,香港,常州,珠海,长沙,佛山,东莞,中山,惠州。河源等地,拥有数千名员工。

“凭借前瞻性的战略眼光,广阔的全球视野和先进务实的经营理念,勤诚达的成功已经从传统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转变为以财务为导向,以服务为导向的核心,以房地产开发为工具和手段,整合行业,主要产业涉及房地产开发,城市更新,能源技术,金融投资,城市供水,生态旅游,文化教育,商业运营,物业管理等领域。该公司的官方网站称。

显然,秦城大买了伊景光电不是因为它是一种花哨的光伏资产,而是因为它看中了这种壳资源。有了这样一个上市公司,未来可以逐步将大量资产加载到上市公司进行资产证券化。这是资本运作的下一个富有想象力和精彩的故事吗?

然而,这个下一个故事还没有开始,它已经显示出丑陋的“吃阶段”:

6月27日,秦城达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并将该公司非限制性股票的4000万股质押给了进出口银行江苏省分行。中国;/P>

7月11日,怡景光电宣布其控股股东秦城达已向中国进出口银行抵押3274万股股份。质押期从2019年7月9日的质押登记日开始,直到主债权完成之日为止.

怡景光电的未来在哪里?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2019年新能源海外市场发展交流集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均来自光伏盒,发送的内容并不代表该平台的位置。国家能源信息平台电话:010-,电邮: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